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简单的建站有什么推荐吗?

2020年06月24日 11:18

可以去蓝快看看,里面有模板,简单快捷

相关推荐

又一家造假的中概股?达内科技被曝高管亲自刷单

前有瑞幸咖啡自曝22亿元财务造假被逼近退市,后有三个月内被做空机构六次狙击的跟谁学,“造假”似乎成了笼罩在中概股上空难以消散的一片乌云。最近,BT财经接到爆料称,中概股达内科技(NASDAQ:TEDU)存在刷单造假行为。达内科技是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职业教育公司,上市五年,从IPO发行价9美元跌至如今的2.57美元,市值为1.4亿美元,去年一度濒临退市边缘。刷单被曝5月26日,胡先生向BT财经爆料称,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达内会计中心&达内中关村校区负责人辛某。“为了帮朋友一个忙”,胡先生按照辛某的指示,完成了在某信贷APP上贷款了25800元、并在一个月内取消贷款的操作。对此,胡先生向我们提供了微信聊天截图。由对话截图可知,MissXin手把手地教胡先生如何贷款、退款,并亲自操作了注册账号、录入系统、开通课程。而据胡先生介绍,他并没有上过一节课,账号激活后也没有班主任来对接沟通。公司只在他决定退学费的时候来过电话咨询原因。由此,基本上能定性为刷单行为。至于MissXin的身份,根据胡先生提供的微信账号搜索发现,显示“并无此用户”。BT财经也于5月27日下午致电达内科技公开的IR电话,希望求证此事,但无人接听。虽然MissXin在聊天记录中表达过这种行为不能让集团知晓,但胡先生认为,对方要想满足业绩的话,一定会从最亲密的人开始,再找其他朋友刷单,由此推断该行为并不是偶然独立事件。达内作为“IT培训第一股”,是以IT培训起家。2013年(上市前一年),中国IT培训市场规模约为77亿人民币,而达内市场份额为8.3%,排名第一。但随着IT培训市场的逐渐饱和,达内科技产品线逐渐拓展,会计逐渐成为重点业务。在今年一季报电话会议上,CFO季苏海就曾表示:“一季度开的八个中心有七个是会计”。有意思的是,按胡先生的说法,辛某正是达内会计中心负责人,为胡先生开的“假课”也是会计类课程。那么,会计业务部门是否会因为要承担新的营收增长点而压力巨大,才出现高管都要亲自下场拉人头的情况呢?亦或,刷单造假在达内科技公司内部已经是普遍现象?毕竟,达内科技的前科满满——上市五年,每年都造假。自曝造假都2020年了,达内科技才姗姗来迟地发布了2018年年报。为什么呢?可能是造的假太多,需要时间鼓起勇气直面惨淡现状。就在MissXin找胡先生刷单的前两天,4月24日,达内科技在美国证监会官网上披露了审计后财报,自曝上市五年来累计虚增了约6.3亿元营收。据财报显示,达内科技2014-2018年的实际营收分别为7.12亿元、11亿元、15.2亿元、17.53亿元、20.85亿元,而此前公布的结果分别为8.37亿元、11.78亿元、15.8亿元、19.7亿元、22.39亿元。该财务造假是公司董事会独立审核委员会于2019年4月发现的。美国股市有一个独立审计制度,要求上市公司必须设立一个独立审计委员会,大部分由独立董事组成。达内科技的独审会审查了大约26万封员工电子邮件和通讯记录,进行了58次访谈。审查结果在当年11月公布,认为达内科技自2014年上市以来,所有财报均不准确,通过不准确的学生账户以及贷款数据,来故意夸大收入。对此,达内科技曾向《证券日报》表示,一方面是因为公司内控体系存在缺陷,另一方面是在执行层面存在人为操作不当等情况。公司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包括开除副总裁在内的多名涉事人员、就调查结果所涉问题向公司员工提供培训等。但就胡先生反映的情况来看,培训似乎并不到位,刷单造假的情况依然存在。值得一提的是,达内科技的高层也出现震荡。今年3月,CFO杨余多离职,原独立董事孙永吉成为CEO,创始人韩少云辞去CEO职务,继续在董事会任职。差点退市这个曾顶着“IT培训第一股”光环的中概股,曾一度濒临退市边缘。由于启动了董事会独审会的内部调查,达内科技连续两个季度未能按时公布财务报表。按照纳斯达克的上市规则,不按期发布季报,则不符合上市标准。为此,达内科技申请了延期。但豁免到期,达内科技仍未能按时公布。当时,独审会报告一出来,达内股价跳水,本来就长期处在1美元以下,当日下跌5.52%,一度触及0.72美元的年内低点。11月1日,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通告达内科技董事会,由于两个季度未公布财报,达内科技已不符合继续上市的标准。而不愿自动退市的达内科技向纳斯达克申请举办听证会,以求重新合规。今年5月5日,达内科技终于收到纳斯达克的通知,重新上市,才挽回一线生机。回首当年上市风光,集富亚洲、IDG、高盛资本等大牌资本纷纷加持,就连俞敏洪的新东方也斥资1350万美元表达支持。2015年,达内科技创始人韩少云还向他人传授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成功经验。他说:“要做一个成功的IPO,是要有收入门槛的。现在投资者越来越关注体量大、收入好、增长好的上市公司。即使上市了,你也要不断增加业务规模。中国企业要把自己公司做强、做大,才能谈别的。”韩少云表示,中国A股市场对业绩不敏感,但美股市场对于的业绩增长是非常敏感,差50、100万美元都不行。“业绩做好才是公司价值的体现,也是你上市的一个必备的条件。”“只要运营质地是好的,公司股价也一样会好的。”“公司的股价还是主要取决于公司的业务本身。”“上市工作不复杂,复杂的是如何把业绩做好,业绩做好了,上市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因为好公司是稀缺的。”句句掷地有声。然而现实是,在韩总说这些话的时候,达内科技就在造假,甚至从一上市就开始以虚假业绩欺骗投资者。如今,达内科技的股价已从最高点缩水九成,业绩造假了五年,恐怕离韩总口中的好公司差得有点远。注:文中胡先生为化名

2020年05月29日 11:09

租客惠:扫码买单直接减,商家收款秒到账

作为社会主力的年轻一代,年轻人他们的消费观念、偏好与方式正越来越多地影响着消费升级的走向与趋势。从消费诉求上来看,年轻消费者非常注重消费体验感受,效率、自由、科技感是他们最希望得到的体验。从消费品类分布上来看,休闲娱乐、生活服务等成为了新生代消费者的主要消费去向。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中产阶级和年轻一代成为了当仁不让的消费主力。年轻人没有家庭压力,宁愿花大部分收入去享受,也不愿意“背负房贷”,承受巨大压力。对于年轻人来说,租房过更能享受到生活的美好,能用有限的资金,过上更好的生活,是他们一直不懈追求的。除了购物消费,在住房租赁方面,年轻租户也从单一的环境需求,升级到对效率、服务质量、等方面的需求,因此,租客网等高品质租赁平台也应运而生,品质租房成为租房人群的新诉求。而据笔者了解,租客网在不断提升租赁品质的同时,还开展了“租客惠”项目,致力于为所有年轻租客带去更好的体验感以及实惠。“租客惠”是租客网为所有租客带去实惠的项目,不论你是吃喝玩乐,选择了租客惠,到处都可以享受到实惠!满足年轻人的所有消费需求!租客网的所有会员可以享受到优惠商家的推送,以及付款时的“优惠买单”,使用便捷,无需提前购券,也没有指定消费,会员在付款时可直接享受到租客惠的优惠折扣,而且没有次数的限制哦!年轻的一代,正在用自己的消费习惯与观念构建自己精神领域,而租客网也一直在丰富自身,为所有租客更多的便捷与福利。加入“租客惠”,到处都实惠。

2020年04月28日 10:33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